与债权人博弈,富力摆出3亿美元现金,拟折价回购债券

与债权人博弈,富力摆出3亿美元现金,拟折价回购债券12月29日,富力地产在联交所发布的一则英文公告显示,其已在花旗银行香港分行开立托管帐户,并存入若干可用资金。在结算日前,富力预计将划拨约3亿美元资金…

与债权人博弈,富力摆出3亿美元现金,拟折价回购债券
12月29日,富力地产在联交所发布的一则英文公告显示,其已在花旗银行香港分行开立托管帐户,并存入若干可用资金。在结算日前,富力预计将划拨约3亿美元资金,包括托管账户内资金和手头现金,以便对债券的要约回购进行结算。这笔正在进行中要约回购的美元债,即是富力地产寻求折价回购及展期的那笔。12月15日,富力地产曾发布公告称,其境外全资子公司EASY TACTIC LIMITED(怡略有限公司)拟对“GZRFPR 5.75% 1/13/22”美元优先票据进行要约回购和征求同意。这笔优先票据存续规模为7.25亿美元,发行利率为5.75%,发行日为2017年1月13日,将于2022年1月13日到期。针对这笔债券,富力地产彼时给出了三套方案供投资人选择,其中两个方案涉及要约回购,一个方案为征求同意。具体来看,要约收购的部分,富力地产给出的方案A为就本金总额每1000美元尚未偿还且根据要约已有效交付并获接纳的票据,将以现金830美元及相应利息赎回票据;方案B为就本金总额每1000美元尚未偿还且根据要约已有效交付并获接纳的票据,其将以票面值及相应利息,赎回50%的票据。方案C为对现有票据条款修订的同意征求,富力地产拟将票据到期日延长至2022年7月13日,同时,其可在此日期之前的任何时间提前赎回全部或部分票据,赎回金额为本金金额的100%及相应的利息,而票据持有人将获得1美元现金的同意费用。公告同时显示,无论投资人选择上述方案A或B,根据要约已有效交付的票据,不论是否获接纳,票据持有人将被视为就交付的票据同意把到期日延至2022年7月13日,同时票据持有人也将获得同意费用。公告显示,以上要约回购和征求同意事项于2021年12月15日开始,并将于2022年1月4日下午4点(伦敦时间)截止,除非根据相关规定延长、重新开放或终止。值得一提的是,富力地产当时在英文公告中便直接表示,若要约收购和同意征求未能成功达成,其可能无法在2022年1月13日到期时全额赎回票据。在某房企人士来看来,富力给出的方案实际上传递着希望投资人能同意展期的信号,否则明年1月债券到期时,富力可能无法兑付,造成违约。这一折价寻求折价要约回购并延长债务期限的方案,引发了富力地产评级的下降。12月15日,标普将富力地产及富力香港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从“B-”下调至“CC”,展望均为“负面”。标普认为,富力地产的境外资金目前尚无法足额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券,而且其准备还款资金的时间不到一个月。尽管富力地产有多套计划来筹措更多资金用于偿债,但其计划的能见度各不相同。要筹集足够的资金还受制于十分紧迫的时间和执行风险。若融资计划无法充分落实,且投资者拒绝上述拟议交易,那么常规违约的风险就会加剧。富力地产在29日的公告中还提及,将会继续采取积极措施来增强流动性状况,包括为要约回购预留资金。不过,设立托管账户预留资金的举措并没能给今日的股价带来正面影响,富力地产今日股价下跌4.18%,收于3.21港元。在此之前,富力地产为进行资金回笼已做出多种举措。在2019年末其净负债率达到199%时,就已经开始转换步调,暂缓拿地;在2020年下半年的“三道红线”之后,富力地产开始着力出售资产,如出售广州富力国际机场综合物流园70%权益,回笼资金逾40亿元;出售若干项目的部分权益变现约40亿元等。近期,富力地产再将广州国际机场富力综合物流园30%的权益出售给黑石,预计将收取现金约12.63亿元;9月份时,富力两大股东以不超过100亿元的价格向碧桂园转让了富良环球;同期,富力地产主要股东,董事长李思廉及联席董事长兼总裁张力为还提供了约80亿港元的股东资金。如今看来,这些举措对富力地产的负债来说,尚不足够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富力陷入如此危机的一大原因是此前接收万达资产包。2017年,富力以177亿元的交易对价收购了万达旗下73家酒店,同年其有息负债总额从2016年的1208.52亿元增长至1422.43亿元,2018年、2019年分别增加超200亿和300亿。“当时这些酒店就不太赚钱,交接等手续若顺畅,估计也要到2018年中期,2020年刚要理顺资产情况的时候,又遭遇了疫情。”对富力较为熟悉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富力地产处于存续期的美元债余额共48.85亿美元,其中有13.73亿美元将于一年内到期,其中即包括上述7.25亿美元的债券。值得一提的是,12月28日,富力地产公告称,将对2018年发行的公司债进行付息,该笔公司债发行规模为人民币70.2亿元,目前存续规模为42.5亿元。